手機資訊 ?? 期貨日報電子版 ??
首頁 >> 農產品 >> 農產品資訊 >> 正文

站內搜索:  高級搜索

商務部:巴西2019/2020年度大豆接近售罄

S&P Global Platts網站7月21日報道,巴西在2019—2020年度共生產大豆1.2億噸。在本國貨幣大幅貶值、強勁的國內壓榨和中國進口需求推動下,截止到7月17日已經有93%的售出,同比增長18%。

在過去12個月里,巴西貨幣雷亞爾兌美元貶值43%,導致巴西大豆在國際市場有著很強的價格競爭優勢。目前,巴西豆農正利用價格優勢出售下一年度的期貨大豆。截止到7月17日,有42%的下年度大豆已經售出,同比增長16%。

延伸閱讀:

大豆拍賣日益降溫 洪災再添不確定性

國儲大豆第八次拍賣繼續全部成交,不過自第六輪開始成交價便呈“倒金字塔”式下行,東北產區已出現“甩單”現象,現貨價格明顯下調,而洪災為豆市增添了不確定性,還是提前備點貨吧。

7月16日,國儲第八次投拍6.5467萬噸大豆全部成交,至此,國儲累計投拍45.05萬噸大豆(不含吉林省地儲6700噸全部成交的數量),達到100%成交的結果。最新公告顯示,本周23日繼續投拍6.5304萬噸國產大豆。

國儲豆投放步伐放快,上周投拍兩次,且投拍量增加,兩輪之和為13.212萬噸;期間又增吉林敦化地方儲備投拍6700噸,其數量雖然不是太大,但一周“三拍”使得成交價格呈現一輪比一輪低的勢頭。

拍賣成效顯著心態漸趨平靜

從拍賣過程看,參拍主體前五輪的激情較高,由興奮向亢奮遞進,成交價格分別為5216元/噸、5226元/噸、5352元/噸、5447元/噸、5460元/噸。

因前五輪拍賣糧源出庫率不足45%,至7月8日第六輪,參拍主體激情明顯“降溫”,心態漸趨平靜;第七輪市場出現亂象,第八輪致使大部分經營商陷入恐慌,引領現貨價格下調,剛拍到手的豆源便出現“甩單”。近三輪拍賣成交價格呈現“倒金字塔”式,分別為5403元/噸、5240元/噸、5124元/噸。前五輪漲幅244元/噸,而后三輪降幅達到279元/噸。

從6月中旬至7月初,儲備豆拍賣明顯拉升東北現貨價格。一度出現東北豆進入終端市場的主流價格與關內豆持平,部分優質類品種價格甚至超出關內豆,東北貿易商挺價導致豆市出現階段性“有價無市”的現象。而此時,最大的受益者便是關內經營商,市場的傾向性采購讓積壓糧源在得到釋放的同時,行情也得到更好提振。

上周末,東北產區除已拍糧源出現“甩單”外,現貨價格明顯下調。受市場觀望情緒濃厚的影響,流向食品加工領域的數量依然較少。關內空庫商戶陸續增多,增補庫存已不現實。鑒于各類進口豆價格低廉,有加工商大量搭配使用。因此,建議持豆偏多的主體,不宜太樂觀,適度調整價格才能減緩后市壓力。

東北恐慌甩單現貨失去支撐

之前高價拍出的豆源,僅部分有訂單的商戶在抓緊出庫,由于出庫進度緩慢,而拍賣不斷。行情急跌,使得參拍主體出現“甩單”,現貨貿易商失去挺價信心,終端市場去庫存意向大于補庫意向。

市場傳聞近日黑龍江近10萬噸地儲豆投拍的可能性較大,令恐慌氛圍更加濃厚。另有猜測認為,現已拍出的糧源(含地儲)已達45.72萬噸,而流出量估計不到10萬噸,造成大批糧源滯留,再拍可能會出現流拍現象。

筆者認為,大豆拍賣不會就此止步,一旦出現流拍將令市場更加恐慌,說明拍賣跌幅超越拍賣底價。之前的參拍主體因高價糧沒有流出,或將不再參與,蛋白企業已經放棄續簽高價糧訂單,大的供貨商或拍到比上一輪更低的糧源。

受拍賣價格大幅下跌影響,上周末,東北產區“甩單”的主體明顯增多,往日那種“抱團”挺價的現象開始“瓦解”,報價亂象陸續出現。普通商品豆現貨主流報價最高時5700~5800元/噸,目前為5500~5600元/噸;部分優質高蛋白和塔選分離的大粒品種報價曾達5900~6000元/噸,但有價無市,目前報價在5700~5760元/噸之間;國儲2017年產糧源經篩選后裝車報價5340~5360元/噸,目前還不占主流,真正的成交寥寥無幾。

進口俄羅斯大豆入關量陸續增加,上周也陸續下調報價,普通豆源過3.0篩后裝車價由5240~5300元/噸下調至5140~5200元/噸,高蛋白優質類“加豆”裝車價也由5500~5600元/噸下調至5300~5400元/噸,對東北地產現貨有明顯沖擊。

拍賣糧源價格有繼續回落的跡象,目前看,大豆價格仍難適應市場,因跌幅較大,貿易商心理承受能力有限,加之進口豆入市擠占份額,隨著時間推移,壓力會在后期集中體現。

關內挺價依然補庫難覓豆源

前期東北豆市漲速過快,市場經營商及加工企業迅速轉向關內各地采購,產區之前庫存的豆源銷售價格也趨向理性,后期豆農剩余的種源將集中流入收購網點,虧空的庫存會及時得到補給。目前,各區域收購已進入尾聲,許多小商戶已停收歇業,僅部分大戶持有少量豆源,仍在“聚零為整”。由于價格混亂,商戶離市增多,余糧明顯見底,受皖南和湖北豆區水毀嚴重的消息影響,持有少量豆源的商戶挺價意識再度增強。

近期市場對關內豆“少進慢補”,但因產區糧源庫存“賣一車,少一車”,收購網點“賣空一戶,停業一戶”,河南、安徽、山東各地裝車報價明顯改觀。上周初,主流裝車報價在5800~5900元/噸之間,目前為5860~5960元/噸。

由于產區基本沒有壓力,豆制品加工企業對關內行情尚能適應。東北難以確保供應的全是2019年產糧源,即便優質關內豆入廠價高于東北豆300~400元/噸也屬正常。由于關內產區向江、浙、滬輸入運費較低,東北豆雖出現小幅下調,但兩地入廠價格基本接近。

目前,部分企業有繼續增訂關內豆的趨向。而市場經營商雖有觀望湖北新豆的心理,但因洪澇災害增加了較多的不確定性,部分商戶開始把目光重新轉向關內產區。同時,各地不少加工作坊大量使用進口豆作為替代源。

種種跡象表明,關內各地剩余的少量豆源價格支撐擴大,短期內已沒有下行空間,但現行價格上漲也有難度。建議持有糧源的商戶盡可能早釋放、早歇業。

長江流域水災影響尚難估量

安徽南部長江上游的望江、宿松、東至、安慶及華陽河農場近年大豆面積增加較多,已成食品豆生產的重點區域。經過多輪強降雨侵襲,農作物水毀嚴重,部分地區大豆絕收面積將擴大到120萬畝,約占總播面積的80%。

湖北東部的黃梅、武穴與皖贛相鄰,大豆面積比去年增加近20%,總面積近42萬畝。目前看,黃梅絕收面積大于武穴,約為12萬畝;另有30%的面積出現不同程度的內澇和水漬。而湖北江漢平原是市場最為關注的產區,今年大豆種植面積增幅較大,總面積有望突破420萬畝,分布在石首、洪湖、江陵、監利、公安、荊州、潛江、仙桃、天門、鐘祥、京山、沙洋、荊門及漢川14個市縣。經實地考察,各地均有不同程度受災,水毀絕收面積僅占5%。但各地降雨持續,部分低洼田仍有少量積水,內澇、水漬現象較重。

上周末,各地再次出現大到暴雨,因長江、漢江正處行洪期,加上石門水庫泄洪,漢江北部的鐘祥、沙洋、漢川、天門在水庫分洪后,各類中小河流水位較高,抑制田間積水排出,大部分偏高一點的地塊土壤含水較大,給大豆生長帶來不利影響。

上周,監利、洪湖部分地勢較高的地塊已有早豆收獲入市,但質量不盡人意。

因持續降雨,在棵上已出現20%~30%的“僵子”(形同水浸豆)和霉變籽,商品性較低。由于水分較大,目前已有商戶啟動烘干塔烘干,但大豆在烘干過程中受熱不均衡,蛋白成分和部分組織急劇受熱后,用來做豆制品時出漿率會大幅下降,豆渣明顯偏多。

洪湖、監利已上市的新豆并非“早熟一號”品種,多為雜豆類品種,只是播期提前而已。正常天氣情況下,7月25日能夠上市的早熟豆集中在天門市的張港和蔣湖鎮,總面積在9萬~10萬畝。深入田間觀察,由于暴雨量級較大,后期劣變仍將升級。預計8月10日前能夠收獲的這類早豆,均會有不同程度劣變籽,且蛋白含量會明顯降低。

各地中熟豆長勢良好,但多雨寡照或導致有效結莢降低,有莢無粒和結莢少的現象較多。7月底前產區仍呈多雨天氣,因此,面積增不代表總產增,有產量不代表品質好,建議銷區盡早放棄觀望,提前增加點東北和關內豆的庫存為好。(來源:糧油市場報)

(文章來源:商務部網站)

責任編輯:李靖琴

《期貨日報》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彩票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