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資訊 ?? 期貨日報電子版 ??
首頁 >> 農產品 >> 農產品資訊 >> 正文

站內搜索:  高級搜索

國家糧庫貪腐內幕手法:300萬元菜籽油被盜 保管員失蹤

300萬元菜籽油被盜,保管員失蹤,牽扯出國家糧庫的大問題…

國家的糧庫本應成為穩定糧食市場、保障重大災害時老百姓吃飯的“壓艙石”,但個別糧庫的“碩鼠”“蛀蟲”卻信奉“糧庫錢沒腰,看你撈不撈”,大肆套取、侵吞國家資金。

7月29日,四川省青神縣人民法院判處該縣原國糧公司總經理陶永鴻有期徒刑4年6個月,處罰金30萬元,判處該縣原國糧公司副總經理、財務科科長郭秀群有期徒刑2年,緩刑3年,處罰金10萬元。

究竟陶永鴻等有哪些糧庫貪腐的內幕手法?此案的查處又對全國糧庫系統監管補缺有何借鑒?

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“瞭望”,原文首發于2020年8月1日,首刊于《瞭望》2020年第31期,標題為《青神糧庫黑糧四術》。

菜籽油被盜牽出窩案

菜籽油是農業大省四川小春糧油生產的主要產品。2019年5月21日,四川省青神縣國糧管理有限公司下屬一油庫的430噸菜籽油被盜,價值314萬余元。油庫保管員劉移星隨之失蹤。

陶永鴻的反應卻不同尋常——作為一把手的陶永鴻按說應該最著急,并應立即上報主管部門,他卻遲遲沒有動作,兩天后才上報。

案子很快告破,系劉移星監守自盜。

陶永鴻的反常表現,引起青神縣紀委監委的注意。調查人員發現,油庫被盜,只是該縣國糧公司諸多問題的冰山一角——其背后,是一起涉及違紀違法人員13人、涉案金額440余萬元的腐敗窩案。

調查人員在郭秀群家中起獲一個賬本,上面詳細記錄了2016年至今糧庫“靠糧吃糧”的情況。

“在陶永鴻授意下,郭秀群早已把2016年以前的賬本銷毀。我們搜到的這本賬,是郭秀群給自己留的‘后手’。”青神縣監委委員文學說。

青神縣紀委監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張祥表示,陶永鴻對行業運轉,特別是哪些方面制度不健全,哪些地方能見縫插針,都比較了解。“正是因為內行,陶永鴻通過各種手段套取國家資金。”

糧庫貪腐四大手法

那么陶永鴻及其同伙,又有哪些“靠糧吃糧”的貪腐手段?

其一,以舊當新。

按照國家有關規定,糧庫要定期輪換儲備糧,即賣出舊糧,購進新糧。而在市場上,舊糧價格低,新糧價格高。在大量糧食輪換中,陶永鴻等人采取“以舊當新”“以次充好”等方式,賺取糧食差價,套取國家資金。

2016年底,糧商李某某找到陶永鴻,希望購買糧庫代儲的一批中儲糧。陶永鴻趁機提出,糧庫把糧食賣給李某某后,要從李某某手中購回部分舊糧,入庫充當新糧。“我買到這1276噸稻谷后,把其中896噸再賣回給國糧公司,賬面上按新糧算。”李某某說。

于是,這批本已輪出的舊糧,轉了個圈就變成新糧再次進入糧庫。陶永鴻從中非法牟利20萬元。

實際上,這批舊糧由于多項指標不合格,只能用于生產飼料。糧庫把舊糧、壞糧往新糧、好糧堆上一混,就很難看出來了,再過幾年變成陳化糧,就更看不出來了。

其二,空進空出。

這可視為“以舊當新”的升級版,但造成的糧庫空倉,危害更甚。

2016年底,陶永鴻等人將黑龍糧庫的1047噸市級儲備糧,挪到另一處糧庫“以舊當新”,造成黑龍糧庫空倉。為了將這1047噸舊糧變成當年購進的新糧,陶永鴻等人把多年前到糧庫售糧的農民名單又拿出來填一遍,甚至虛構一些不存在的人,偽造會計憑證,假裝糧食是從農民手中購買。

2017年11月,這1047噸市級儲備糧按照要求應進行輪換。為掩蓋沒有實際輪出輪入的事實,陶永鴻帶著偽造的糧油購銷合同,找到糧商王某某,將黑龍糧庫空倉已久的“空氣糧”賣給王某某。

“當時簽了合同以后,糧食并沒有拉來給我,因為根本沒有糧。我只是安排購糧款,在國糧公司賬上走了一圈。然后又把錢退給了我。”糧商王某某說。

通過這1047噸糧食“空進空出”,陶永鴻等人套取價差款31萬余元。為感謝糧商王某某配合虛假交易,陶永鴻專門從中支付2萬元“勞務費”。

另據調查,2018年,陶永鴻等故技重施,在一批340多噸縣級儲備糧輪換中,騙取國家資金22萬余元。

其三,虛報損耗。

按照國家有關規定,糧食儲備和運輸中允許存在一定自然損耗。比如,糧食在干燥環境中放置久了,水分蒸發,重量有所減少,這是正常的。陶永鴻等人從中看到發財的機會。

“糧食最高損耗是3%,我們只要稍微管理得好一點,損耗就能控制在1%以內。”青神縣國糧公司一家糧庫的庫管員說。

2016年,在一次稻谷輪出中,陶永鴻安排下屬按照3%的比例,上報糧食損耗61.08噸,實際損耗僅6.28噸,虛報54.8噸。隨后,陶永鴻安排國糧公司將這54.8噸稻谷作為新糧收購入庫,套取國家資金15萬余元。

其四,蓄意壓價。

辛苦種糧一年下來,將糧食送到國家糧庫來賣的農民遭遇“雁過拔毛”,讓國家糧食最低保護價政策落空。

2018年8月,正值四川“打谷子”的時節,青神縣種糧大戶老易把自家產的新糧拉到糧庫出售。“當時,糧庫收糧的人說,今年的糧食最低保護價還沒出來,只能參考之前價格。上面的政策我也不懂,他既然這樣說了,我也就賣了。”老易回憶說。

僅從老易一人身上,陶永鴻等就套取價差款近萬元。

內外監管缺失

青神縣委常委、縣紀委書記、縣監委主任田波認為,縣國糧公司窩案暴露出來的問題很有典型性。此案查處后,當地將以案促改,加強糧庫監管。

業內人士提出,此案反映出的外部監管缺失問題值得各地警惕。青神縣國糧公司一名庫管員說:“糧食局下來檢查,基本就是走一圈,看看材料。這么多年從來沒有發現過問題。”

青神縣紀委副書記、縣監委副主任羅姝毅表示,縣糧食主管部門,本應對儲備糧庫存、質量和安全負有監督管理的責任,但主管部門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監督形同虛設,市級儲備糧被運走近一年,空倉一直未被發現。

在外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,內部監督也不容樂觀。據了解,陶永鴻大搞“一言堂”,“三重一大”不經集體研究,國糧公司內部雖有詳細的內控制度,但僅僅停留在紙上,從來沒有落實。

文學表示,青神縣糧庫對舊糧、新糧的區分,對糧食品質、等級的鑒別,都靠肉眼,由糧庫自己的工作人員憑經驗判斷,這就為以舊當新提供了操作空間。他建議引入第三方機構,對收購入庫的糧食進行檢驗。

青神縣國糧公司黨支部委員劉艷說,公司黨支部2017年成立,但實際上在2019年6月前,支部沒有開展任何工作,“三會一課”等記錄全是后期編造。

“責任一旦弱化,組織必然渙散,紀律必然松弛,腐敗風險也會增加。2018年,國糧公司黨支部被確定為全縣軟弱渙散黨組織。”青神縣紀委常委鄭玉說。

洪范八政,食為政首。糧食安全的重要性,再怎么強調也不為過。糧庫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,有待進一步摸排查處。

(文章來源:瞭望)

責任編輯:李靖琴

《期貨日報》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彩票平台官网